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536文学 >> 佛门咸鱼的苦逼日常 >> 第207章 第二〇三章 小树

第207章 第二〇三章 小树

虽然起个“寒寺”的名字,缘行这里其实就是一座小庙。

坐落在正中间,面积最大的当然是佛堂,也是他每日早课的地方。

从侧门拐进去是生活区,围绕着装修雅致的小院子。僧舍、斋堂、客房都有,可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秦父秦母尽管没来过几次,但这里结构简单,绝不会找错。

其实,就这点距离,缘行一个迈步差不多就能拦住父母,但他敢吗?

只能愁眉苦脸,老老实实的跟在后面。

刚推开门,秦母眼睛便是一亮,难抑激动的朝房间正中央摆放的儿童摇床走去。

摇床内的孩子此刻睡得正香,小嘴巴抿在一起,鼻头一颗大泡泡随着呼吸微微颤动。

秦母放轻了脚步,缓缓靠近,看到孩子那张小脸,她眼里似乎要凝出水来了。

秦父打算摸摸孩子,手刚伸出去就被轻轻拍打了一下,抬头正见老婆瞪着自己,忙醒悟过来,尴尬的收回手。看了没一会儿,他一反往日的严肃,咧开嘴,无声的傻笑起来。

老夫妻就这样微微弯着腰,直勾勾的看着摇床上的孩子熟睡。满心喜爱的他们自不觉得什么,身后的缘行却替他们感到累。

“妈……”他想劝劝,可刚出口一个字,就结结实实挨了两记眼刀。

得!他砸吧砸吧嘴,见父母又转头继续盯着孩子看,也不自讨没趣了。轻手轻脚的打开衣柜,将早课时披上的袈裟解下,整齐的叠放好,转身出门。

给电水壶插上电,又按下了保温按钮。他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估计孩子不会这么快起来,便又拎了长杆扫帚,开始清扫工作。

先从小院扫起,然后回廊、前院。

许是真的累了,僧舍内的秦母终于直起腰,将视线从孩子身上挪了开,转头打量起身处的这个房间。

缘行的新住所她还从未进来过,与猜想的差不多,这里布置得非常简单。如果不是书桌上那台老旧的台灯,无法想象这竟然是一个现代人的居所。

米色的落地窗帘拉来了一道缝隙,阳光凝聚成光柱照在书桌上。台灯下,铺着誊抄一半的经文,黑色字迹整齐干净,极富美感。笔记本电脑被装在包里,与一摞经书在一起静静占据角落,摆放的规整有矩井井有条。

从老宅拉来的旧衣柜靠在墙上,柜门镜子已经开裂,被透明胶布粘着,勉强还算完整。

简陋的单人木板床被褥齐整,摊开着一件灰色袍子,袖子上的补丁显然没有缝完,针线还留在上面。

她静静的绕着房间转了一圈,不知想到了什么,眼眶渐渐红了。

秦父上前,左手抚在妻子背上,柔声劝慰:“这么多年,还没想开么?”

秦母横了他一眼,并未答话,只是别过头去,用手擦拭眼角。

秦父叹息一声,恰在此时,摇床内传出了动静,夫妻俩俱都收敛情绪,急忙围拢过去。

床上的小人儿已然醒了,哼哼唧唧的原打算哭的,可看到面前突然冒出来的两颗大脑袋。大眼睛眨呀眨,愣是将眼泪憋了回去,一只小胖手伸出薄被外,隔空打招呼似的挥舞了几下,然后裹着手指头,眼睫毛扑闪扑闪的,直愣愣看着摇床外的两个人,样子蠢萌可爱极了。

“哎呦……”秦母感觉自己的心都化了,一把将孩子抱起,对着丈夫道:“你看,简直跟秦空小时候一模一样。”

“是啊,尤其这双眼睛,真的太像了。”秦父也凑上前,欣喜的说道。

可秦母却突然不悦的哼道:“真是,哪有给小孩玩这个的?”她说着抬起幼儿的另一只手,方才因为藏在被里,他们竟然都忽略了。这时才发现,孩子手中竟然紧紧攥着一串珠子。

那是僧人佩戴的挂珠。

秦父不由皱眉,之后两夫妻下定决心般齐齐点头,抱着孩子走了出去。

不行,这孩子绝对不能留在庙里。

----------

尽管需要分出精力照顾一个小孩子,可工作与修行其实并未耽搁多少,小庙院子每日都有打理,清扫起来非常容易。

缘行在磨时间,他不怕父母的责难,回来的第一天,他便已经做好准备,连说辞都打好了腹稿。

只不过,抱着孩子上门的场景出现了一点点的变化,稍微被动了些,可事情总要面对不是?而且父母嘛,总是能够沟通的。

他在为另一件事头疼,如何将孩子多留两天。

是的,孩子身上的魔气并未散尽,金蝉说,还需两日光景。

实在不行,我跟着一起去?他暗自打算。

他这面有一下没一下的扫着地,但其实一直关注着后院的动静,等着孩子哭声传出来再回去。

但他没等到孩子的哭声,父母已经抱着孩子出来了。

缘行放下扫帚,惊疑不定的看着母亲怀中正在卖萌的娃。

真不愧是人妖、咳!不愧是千年大妖生下的孩子,这么小就会看人下菜碟儿了。

之前每天早晨起来撕心裂肺的哭声哪去了?

不是不给吃的不换尿布就不依不饶吗?

这会儿怎么乖巧听话了?

合着就贫僧好欺负是吧?

他这头正在吐槽加怀疑人生,那边的秦母已经将一串挂珠塞到他怀里,口中埋怨道:“买不起玩具是吗?给这么小的孩子玩这种东西?”

缘行手忙脚乱的将挂珠佩戴到身上,心里暗自叹息,珠子上有他母亲的气息,孩子当然会喜欢,可这就没必要做解释了。

目前来说,小孩子才是最重要的,有什么事情都要孩子吃饱再说。

没多久,等孩子被换上了新的纸尿裤,手捧上了奶瓶。

秦父秦母才抱着孩子在院中石桌上入座。

缘行也想坐,却被秦父呵斥住了:“谁让你坐的?站着!”

“哎……”他忙挺胸收腹,可想想觉得不对,又低下脑袋,腰稍微弯些,肩膀也塌了。这就等着挨训呢,发生如此匪夷所思的事,再端着出家人的架子硬抗,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吗?父母面前谦卑点不丢人。

秦父差点被他这惫懒样子气乐,哼了一声,才问道:“这孩子是怎么回事儿?真是你的?”

缘行意外的看向逗弄着孩子的母亲,过去犯错,都是母亲充当黑脸的角色,没想到今天竟然是父亲最先向自己开火。

他叹了口气,点头:“是。”

果然如此,秦氏夫妻对视一眼,尽管早有准备,可真得到了答复,他们还是各自在对方眼中看到了欣喜之色。

紧接着,秦父的面色蓦地转为严肃,“啪”地一拍桌子,厉声大喝:“这么大的事,为什么要瞒我和你妈?”

来了!缘行眼皮颤了颤,摆出诚惶诚恐的态度,解释道:“我这、我这也是才知道不久,打算安定几天就带他给你们个惊喜的。”嗯,不管是惊喜还是惊吓,反正他真是如此打算的。

当然,对父母来说也许是惊喜,可缘行自己,则是懵逼加惊吓,从胚胎发育到现在满打满算不到一个礼拜,若非亲身经历,打死他都不信生个孩子竟会有这样的速度。

场面安静了一小会儿,秦父怀疑看这儿子,见他表情态度诚恳,面上的怒容消散了些,继续道:“孩子的母亲是谁?你……”原想再问问儿子有没有还俗的打算,可想想对方的性格,他强自忍住了,想了想才又问:“孩子在这里,以后不会有什么麻烦吧?”儿子能结婚最好,不结婚……虽说现在孩子在缘行这里,万一女方反悔来争夺抚养权,出家的和尚明显没有任何的优势,这很现实。

“他母亲不在这个世上了。”缘行看了眼正抱着奶瓶喝得起劲儿的孩子,轻声说了句。他清楚,对于孩子那个从未露面的“母亲”,父母肯定在心中有着多种猜测,可他真的无法解释,又不能撒谎去哄骗,只能挑能说的说。

此言一出,坐在桌前的秦氏夫妇均是一愣,秦母将孩子搂紧了,贴着他的脸哀叹道:“我可怜的大孙子,这么小就没了妈……”

秦父也跟着叹气。

缘行偷偷松了口气,这一关总算度过了。

可他没想到的是,那头母亲突然想起了什么,转头问了句:“对了,我孙子叫什么?”

“啊?”缘行愣住了。

知子莫若母,秦母一看他脸上的表情就明白了,将孩子递给一旁的丈夫,她咬牙站起来,两步到了和尚跟前,一巴掌拍到那颗闪亮的光头上。

“你这不靠谱的,有你这么当爹的吗?还‘啊’?我叫你‘啊’……”用力打了几下还不过瘾,便使出了最擅长的招式,一把揪住缘行的耳朵,然后顺时针一拧。

“哎呦、啊……”小庙中传出长长的、听着就疼的惨叫声……

--------------

秦母原打算将孩子直接抱走的,既然当爹的都不上心,连给孩子起名的事情都能忘,那还不如由自己教养。反正家中还有一个小的,两个孩子在一起或还更热闹。

这可不成,缘行捂着一只耳朵,直说孩子身上缠了邪祟,需要时间进行清理。实在不行,他也可以跟着去。

事关孙子的健康问题,虽然理由很玄幻,可现实世界稀奇古怪的事情已经太多,秦氏夫妇怎敢掉以轻心?

或许觉得这样的事在庙里解决才稳妥,秦母稍一犹豫就答应了。

不过她对自己不靠谱的儿子也不放心,坚持要在这里留宿两天照顾小树。

是的,我们可怜的娃终于有了一个名字:秦小树。

这是缘行在剧痛当中脑子灵光一闪想出的好名字。

尽管被父母好顿嫌弃,可在他的坚持下,还是用了小树这个看上去很有童心的名字。

只有缘行清楚,只有这个名字才与这个来历奇特的孩子最相配。

母亲是大树,他是小树,多么贴合?

对于给孩子取名字这事儿,其实真怪不到缘行,毕竟孩子来得太快太突然,他都在懵逼当中没有反应过来,可这解释在父母那里行不通。

哦,孩子看上去都一岁多了,连个名字都没有吗?就算你缘行不起,孩子的母亲总要给个小名吧?到你这就啥也不知道,你咋当的爹?

所以,这口黑锅缘行不背也得背。这顿打,挨得一点不冤枉,真的。

------------------

只住两天,秦母却对小庙的条件非常的不满意。专业育婴师建议下购置的儿童物品很齐全,但在她看来还是欠缺很多。

鉴于缘行需要“施法解煞”,秦父便成了苦力,被吩咐着折腾了好几趟,来往于市内郊区,重新买了不少的东西上山。

忙活了一整日,第二天一大早,秦父又开车过来,还带着怀里抱着大黑猫的秦朔。

祖孙三代整整五口人,在这座小庙算是团聚了。

小豆子见到缘行很亲切,上来就是一阵磨蹭,可一看到小树,身上的毛却是全都炸了起来。“喵呜”嘶鸣着,一步一步颤抖着往后退。

“这猫怎么了?”一手抱着孙子,一手牵着小儿子的秦母见状,惊疑的问道。

“可能因为魔气并未散去。”缘行抱起小豆子,做出猜测。他是没觉得小树身上残存的魔气有什么厉害,可猫这种生物天生敏感,有很多特异之处,能被魔气触动也是正常。

秦母听了他的解释,又见小豆子在他怀中果然立刻安静了下来,这才释疑,一手抱着孙子,一手牵着小儿子走进了小庙。

可后面的缘行却在这时停住了脚步,因为有金色的文字在他面前突然出现。

“也许还有等级的压制。小树毕竟是大妖的孩子。”

“小树只是人类,这话也是你之前说的。”缘行面色微沉。

“没错,他是人类,但并不普通。身上带些母亲的特质也属正常,我在清理魔气的时候发现这孩子有天赋神通。”

“什么神通?会不会对未来或是周围的人有影响?”缘行有些担忧。

“类似于传说中的侦测邪恶,他能发现谁对他有恶意,你道前几天他为什么总是无缘无故的大哭?”

“那是你做的?”缘行恍然。

“不错,我故意释放一些恶意出来,他果然非常敏感。”

“这就好。”

经过这番交涉,缘行也算放下心来。其实这种结果也不错,起码小树这孩子有了这个神通,将来的生活会安全许多。

他笑了笑,也走进了小庙。

客房中,秦母正在整理丈夫带过来的用品,而秦朔则与小树席地而坐,这两个孩子相差五六岁,却好似已经成了朋友,一个糯声的哄着,一个咿咿呀呀的傻笑着。

说来奇怪,明明都听不懂对方再说什么,这两个小家伙竟然聊得特别起劲儿。

缘行怀中的小豆子这时似乎不再惧怕了,蹭的跳了下去,两步到了小主人的身旁,懒洋洋的趴到地上。

而秦父则靠着门,在静静看着室内的一切,面上神情尽是满足。

“都是好孩子。”缘行眸光一闪,唏嘘感叹,声音很轻,却足以让人听到。

秦父笑着看他一眼:“我知你在担心什么,放心,这两个孩子我和你妈都会用心照顾,绝对不会有所偏颇。”顿了顿,他面上的笑容收敛了些,又语重心长的说道:“既然你已经决定了自己的人生,那就安心修行吧,我和你妈绝对不会成为你的负担……”说罢,如几年前那般,他重重的拍了缘行的肩膀。

“安心修行……”缘行低喃,不知又想到了什么,眸子中竟染上了层晦涩……

ps:虽然很冒昧,不过我还是想说几句。不论诸位是在哪里看到的这本书,如果还算入眼,您若有条件,能否到起点发些评论呢,就算骂几句也行,给缘行点个赞更好了。升级需要互动,空缺很大

喜欢佛门咸鱼的苦逼日常请大家收藏:(www.536wx.com)佛门咸鱼的苦逼日常536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佛门咸鱼的苦逼日常最新章节 - 佛门咸鱼的苦逼日常全文阅读 - 佛门咸鱼的苦逼日常txt下载 - 缘非不可的全部小说 - 佛门咸鱼的苦逼日常 536文学

猜你喜欢: 掠天记洪荒之神族传说超级反派师兄晶壁国度诛仙前传:蛮荒行洪荒从化形开始不朽丹神修真丹途洪荒之儒圣一不小心就无敌啦万界至尊逍遥至尊神帝大道之争人间最得意都市之少年仙尊吾欲永生虚空大武仙一念永恒大圣传霸天武圣匹夫仗剑大河东去魔尊仙皇天下剑宗剑指诸天九转雷神诀陪师姐修仙的日子
完本推荐: 末世危城全文阅读合租医仙全文阅读烈火暴君,狂傲妃!全文阅读逆水行周全文阅读农门长安全文阅读战神无双侯全文阅读早安,总统大人!全文阅读校园绝品狂龙全文阅读全系灵师:魔帝嗜宠兽神妃全文阅读重生之民国元帅全文阅读上古强身术全文阅读不败升级全文阅读卡牌密室(重生)全文阅读文武双修全文阅读若春和景明全文阅读兑换天才在末世全文阅读死亡讯息全文阅读姽之婳全文阅读重生初中校园:军少,限量宠全文阅读吾欲永生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谎言之诚霸婿崛起港九本色聊斋剑仙千面风华庶女妃神医魔后妖龙古帝恶婿临门文明之万界领主重生:山村小神豪梦回80之我有一座传送门从高考状元到华娱巨星夫人是权爷的心尖宠我是神豪搬运工庆余年之我是主角剑仙在此大佬同桌她又装乖重生过去混日子重生之九零年代柱灭之刃之杀鬼就变强斗罗之魔虎之威时空穿梭门之智斗恶妇全球神祗之蛇人开局战神归来清穿福运太子妃[综]卡卡西,我还能抢救下!宇智波亡灵仙王的日常生活开国亲王嬉闹三国

佛门咸鱼的苦逼日常最新章节手机版 - 佛门咸鱼的苦逼日常全文阅读手机版 - 佛门咸鱼的苦逼日常txt下载手机版 - 缘非不可的全部小说 - 佛门咸鱼的苦逼日常 536文学移动版 - 536文学手机站